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W汇生活 >DRAM产业可以回归市场机制了

DRAM产业可以回归市场机制了

  • 浏览量609
  • 点赞量652
发布于:2020-08-13

<> 台湾的DRAM产业在「台湾记忆体公司」召集人宣明智先生传出「倦勤」,又被经济部长尹启明劝服「不辞」之后,又面临了关键时刻。我们呼吁经济部审慎思考让产业回归市场机制,不必继续扮演少数寡占厂商的抒困的「预备金库」,到头来却落得「有功无赏,打破要赔」的两难窘境!

<>

<><> 台湾DRAM产业目前拥有五家厂商,分别以来自美国、日本和韩国的技术进行记忆体的生产。由于投资金额庞大,在银行借贷了数千亿元台币的巨额资金,就业人数也达到两万多人。在记忆体价格偏高之时,各厂获利丰硕;不仅员工分红可观,老闆们也风风光光,羡煞人也。但是,这个产业的供需和价格巨幅波动,无法熬过低价者只有退出市场。国内的茂德公司,目前就在生存线上载沈载浮,没人能够确定其「预期寿命」有多长!

<>

<><> 两年多前,DRAM产业的主产品1GbDDR2的市场价格为五到六元美金,当时的生产成本约为三美元左右;到去年底的价格狂跌到一美元,生产成本却在二点五美元以上,严重的亏损让厂商无以为继;德国西门子公司所投资的奇梦达最近终于不支倒地,台湾则在政府关切之下,成立了「台湾记忆体公司」,準备由政府以「国家发展基金」投入三百亿元台币,进行跨国的企业整合,让台湾取得先进国家的技术,一举获得再生发展的机会。经济部找到业界受到尊崇的联电荣誉副董事长宣明智先生出任召集人,企图为台湾的记忆体产业打开一条新路。

<>

<><> 然而,各方对此方案的看法不一。业界有人高姿态地批评这个「空壳公司」,既无技术又无产能,只有政府出资的区区三百亿元,凭什幺能够出面整合业界?当然,也有高度亏损之下的厂商姿态放低,愿意配合政府加入这个「集团」,以获得技术和可能的「抒困」基金。连拥有技术的日本尔必达公司,都以完全配合的姿态,表达了合作的意愿。但是美国的美光公司和合作的台湾企业却以高姿态拒绝了这个策略,显示其「江湖虽险,不必相送」的气概。于是,原来乐观的「台湾记忆体公司」已经去掉了半条胳臂,难以对抗韩国三星和海力士的攻势!

<>

<><> 只是,到了三月下旬,业界突然发现「燕子飞来」,在减产和德商倒闭之下,库存去化加速;预期第二季将完成去化,第三季起将出现「大缺货」,届时价格将会「涨很大」;连嗷嗷待哺的茂德公司,也在此刻获得了银行抒困的救生圈!于是,可以想见业者面对「台湾记忆体公司」的姿态,又是另一番景象。在这种背景下,「台湾记忆体公司」宣明智召集人被传出「倦勤」之说,也就不足为奇了!

<>

<><> 本报曾经为文指出,几百亿元台币的巨额资金,是全民的血汗钱;除非极有把握可以回收,否则难以接受这种巨额抒困。此时此刻,我们还是要求政府进一步审慎思考,市场是否已经恢复到不必接受政府的协助了?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政府缩手的时候,没有必要继续「淌这趟浑水」!比起其他各种传统产业,DRAM产业是一个高科技、高风险、高报酬的产业;其参与者是社会的「优势竞争者」,不见得需要国家的特别支援;大可以将宝贵的资源投入更需要照顾的弱势产业和弱势族群。高科技产业既然对政府的「援手」并不领情,也没有意愿进入整合体系,没有必要为其利害「博命演出」!毕竟,这个产业获得暴利的话,受益的主要是少数人,受害的话也是如此。既然如此,国家资源就应该投注在更多人受惠,受惠后会有更多人间接受益的产业才是。

<>

<><> 我们对经济部和宣明智先生的努力和理想加以肯定,但更关切国家所有资源都用在最需要的地方。只是,目前看起来,DRAM产业已经不是首选!

<>

<>

    相关推荐